绘本的力量

看着孩子为书而着迷是在这充斥着电子产品的时代中难见的一幕。爱读书的习惯是要从小培养的。提供给孩子接触不同类型书籍的机会不仅能栽培他们的好奇心和想象力,也能让他们从书本中了解他们自身所处的世界和理解人情世故。绘本对于年幼的孩子或是刚开始学习英语的学生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工具。虽然绘本和一般书籍一样,可能叙述着一段深刻的体验、滑稽搞笑的日常或是刻骨铭心的悲剧,但是绘本有别于一般纯文字的读物,文字和图画都是作者和绘者用来阐述故事的媒介。缺少了一个元素,故事就不完整了。

一本绘本是需要插图和文字才能完整呈现的设计品;它也是一个制造品和商品;它的构成融合了社会,文化以及历史。最重要的是,它能为孩子创造“经验”。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取决于图片和文字的相互依赖性,两个相对页面的同时显示,以及翻页的戏剧性。 就其自身而言,它的可能性是无限的。“ 摘于 Barbara Bader , “American Picturebooks from Noah’s Ark to the Beast Within“, New York Macmillan, 1976

阅读绘本是没有门槛的。

这样对孩子在早期学习英语的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对所有的孩子来说一个关键的技能就是批判性思维。一些可能还不能理解图画书中文本的学习者就被迫使用他们的批判性思维技能来完成这项阅读任务,就是试图从图片中解构出意义。

当这本书被成年人分享时,它就变成了一本至关重要的教学工具。 除了对语言学习有巨大的帮助之外,还能培养对故事,情感和更广泛主题的理解能力。

通常大家都认为绘本是幼儿儿童读物。可是,这种认为年龄较大的儿童就不需要阅读绘本的想法是不对的。

其实孩子们都能从绘本中获取到知识,特别是那些有着广泛阅读经验的孩子,他们受益于从不同角度出发的故事描写。

例如, Francesca Sanna的“The Journey”为年龄较大的儿童提供了更复杂主题讨论的切入点。这本令人惊叹的书探讨了强迫迁移和战争的主题。 强大的艺术作品唤起了希望,恐惧和绝望,却没有忽视故事的人性。Oliver Jeffers 的“The Heart and the Bottle”一书温和地探讨了当我们在失去一些事物的时候否定或者面对消极的情绪会发生什么。

“面对不知道如何处理复杂的情绪,女孩觉得最好的方法是暂时把她的心放在一个自己觉得安全的地方,所以她把它放进一个瓶子里系在自己的颈上。 也许。。。也许这样会好一些。”摘于Oliver Jeffers, “The Heart and the Bottle“, New York, Harper Collins, 2010

绘本有种能与任何年龄阶段的人产生共鸣的魅力。

让孩子有机会在对的时间接触阅读合适的故事将会对其有终身影响。

“Stuart Little and Charlotte’s Web”的作者,E.B. White 曾说过儿童的潜能有多大程度上的发展,是可通过书籍的滋养壮大的,不受年龄,能力,语言和情商的影响。正是这个信念强调了确保每个孩子都能获得高质量图画书的重要性。

任何人若有意识地去写给小孩看的东西,那都是在浪费时间。你应该往深里写,而不是往浅里写。孩子是地球上最认真、最好奇、最热情、最有观察力、最敏感、最灵敏,且一般来说最容易相处的读者。” 摘自E.B. White, “The Paris Review Interviews IV”, New York, Picador, 2009

早期文化教育中心是孩子最初寻找适合自身阅读绘本的地方。或者,可以选择在一家好的书店跟有经验的店员交流让他们推荐合适的绘本,说不定一本打开孩子阅读世界的书就出现了。